主页 > 十字绣

澳洲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谋杀案之一:雪镇胶桶藏尸案(Snowtown: Bodies in the Barrels)

时间:2019-11-30 来源:爱旅行的懒兔

(喜欢我的故事请点击上方蓝字“澳洲小二”关注公众号)


文章内容涉及暴力和血腥,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请谨慎决定是否继续阅读


在中文网页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还没有人详细8过澳洲历史上那些恶名远扬的凶杀案,在网络上能找到的这方面的资料是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是不尽详细,而且还有错漏

 

于是就萌发了自己动手写的念头

 

所写的案件结合电视纪录片和网络上所能查阅到的英文资料,尽力还原案件原貌,仓促之下如果有细节上的不吻合之处请谅解

 

1.雪镇胶桶藏尸案(Snowtown: Bodies in the Barrels)

 

此案可以称得上澳洲历史上轰动一时的案件。该杀人团伙的主要领导人约翰.邦廷(JohnBunting)和背包客连环谋杀案中的伊万.米拉特(IvanMillat) 名列第一,被称为澳洲历史上最残忍的连环杀手。

 

此案件一经传出,举世哗然。原因之一除了是被害者人数众多,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凶手残暴毫无人性,以折磨被害者为乐,大部分被害人在死前惨遭毫无人性的酷刑,死后被肢解,最后一名受害者更是被屠杀烹食。本人在夜深人静观看纪录片和查看有关资料的时候,感到非常压抑,不得不多次停止下来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

 

以约翰.本廷(John Bunting)为首的杀人狂魔在1992-1999年间一共杀害了12人,但是有1人因为证据不足,检方撤销指控,最后确认的是11人。不同成员在不同时期自愿或者被迫参与一系列耸人听闻的谋杀。该头目是约翰(John Bunting), 其他三个同伙分别是罗伯特(Robert Wagner), 詹姆士(James Vlassakis), 大部分谋杀案主要由以上3人执行。第四名成员马克(Mark Haydon)是后来加入的,他被指控帮助毁尸灭迹。


(图中人物分别为马克,约翰,工作人员,罗伯特)


约翰.邦廷其人:

 

约翰.邦廷(John Bunting)8岁的时候曾经被朋友的哥哥性侵和殴打,所以他打小就痛恨同性恋。青少年时期,他对武器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成年之后,他对同性恋者和恋童癖者的厌恶与日俱增。22岁的时候,他在一家屠宰场工作,在那里,他表现出享受宰杀动物的过程。1991年,他在南澳首府阿德雷德北部的Salisbury North区租了一个房子。这里房价低廉,聚集大量社会底层人士。我们中国古有孟母三迁,论邻居的重要性。时至今日,Salisbury和Elizabeth那一带的房价还一直处于低位。在这里,约翰结识了日后和他一起作案的3人。他在家里建了一堵“蜘蛛墙”(wall of spider),上面记载着他认为是恋童癖者和同性恋者的姓名和资料,他认为这些人都应该被处死。有时候,他会匿名给这些人打电话,在电话里叫嚣这些人终将会受到惩罚。(这种行为其实我也有过。大学的时候,晚上太无聊,和同宿舍的女生合计打电话到彼时男朋友的宿舍,等有人接起电话,“啊”的惨叫一声立马把电话挂了。次日和男朋友吃饭,男朋友提起这通奇怪的电话,虽然是他舍友接的,但是他还是义愤填膺的大骂神经病。他不知道其实他骂的就是坐在他对面正在淡定吃饭的人。)

 

大部分被害人都是在SalisburyNorth区被害的。其中三具尸体被埋在当时约翰租住的房子里面,一名受害者在野外被吊死,另外八具尸体被肢解分别装入6个大桶中。只有最后一个受害者大卫(David Johnson是在雪镇Snowtown被杀害的。

 

有些受害者是同性恋,或者凶手主观认为他们是同性恋者,或者是一些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地点的无辜的人。虽然他们痛恨同性恋者,但是团伙成员之一罗伯特(Robert Wagner)自己却是一名双性恋者,男女通吃。当时他就和他彼时的男朋友巴里(Barry Lane,受害者之一)同居一起。他们作案手法极端残忍,对受害者实施严刑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杀了人之后,盗取受害者的资料并从政府冒领福利救济金。

 

1999年,警方根据蛛丝马迹进行调查,约翰等人担心警方很快找上门,他们把这6个大桶藏到Snowtown一座曾经用来做银行的建筑物的金库里面。最后警方在那里找到这些大桶并发现桶内并未完全溶解的尸块(因为他们用错盐酸),桶内一共发现15条人腿,震惊全澳以至全世界。所以此案件被命名为Snowtown Murders.


(Snowtown废弃银行)


本人对同性恋者没有任何偏见。2017年澳洲政府提出修改婚姻法允许同性恋者结婚举办的公投上投了yes。天生对同性感兴趣是人性,这种与生惧来的两情相悦应该受到尊重。但是也有一些同性恋是后天被掰弯的。他们就是喜欢爆菊或者被爆菊。当然作为一名取向正确的女性,我对那些把帅哥掰弯的行为是不满的。而作为一名有着两个孩子的美妈,我认为恋童癖者应该被千刀万剐,死不足惜。因为这些人(动物)为了满足自己下半身的兽欲而把魔掌伸向天真无邪的孩子,有些孩子因为这些遭遇而改变一生。恋童癖在澳洲是没有滋生的土壤的,所以有些不法分子跑到法律效力薄弱的亚洲国家施虐。前几年澳洲一名臭名昭著的恋童癖者窜到菲律宾,他伙同当地一名年轻女子到那些贫穷的家庭,说给他们的孩子提供免费的教育,这些善良的父母把孩子交给他们,岂不知他们性侵并虐待(殴打鞭笞滴蜡)这些孩子,最小的甚至只有10几个月大,然后拍成视频放到网上给全世界那些变态狂收费观看。简直没有人性,这种人就该在还是精子阶段就被冲进马桶,下地狱永世不得做人。


事情发酵经过:

 

时间定格在1999年5月20号。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警方投入大量精力在寻找连环杀人狂的踪迹上。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Salisbury North连续有五个人消失,他们全都被认定为谋杀,账户全部被转移。警方判定至少有三个嫌疑人,但是一具尸体也没发现。

 

南澳重案组关注这件案子已经两年有余。现有的证据已经取证,但却仍有一些疑团难以解开。在六个月以前,一位名为伊丽莎白(Elizabeth Haydon)的女人消失,有目击证人声称看见一辆伊丽莎白的丰田轿车停在阿德莱德北部郊区的房外。

 

不久后的一个下午,又有人目击一名男子将装满东西的塑料编织袋装入车里,还说她看到车子被塞得满满的,以至于男子不得不用力将编织袋挤压进车里。

 

最后,警方在雪镇Snowtown一幢房子通向车库的位置发现一辆丰田车的足迹,从足迹可以判断,嫌疑人在四天前曾在这里落点。于是他们很快申请了搜查证,并告诉房子的主人要搜查这座房子及车库。正如电影中的搜查一样,警方带着视频进行拍摄,但警方当时关注的只是那辆丰田车。在警方进入这幢建筑物之前,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如何惨烈的一幕。 

 

开始的时候,警方在银行柜台边的塑料垃圾袋发现有一个记事本,上面写着要购买空气清新剂、垃圾袋及橡胶手套等。他们随后便发现与此对应的保险库门死锁着。

 

下午2:24分,他们打开了漆黑的库门,借助相机微弱的闪光,他们发现了钱包、几卷胶带、两把钥匙及几张手写纸。随后,他们被眼前的骇人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一名亲临现场的官员说:“你不会遇到比这更恐怖的场景。我认为所有在场的人没有人对此有任何心理准备。”这座建筑物里充斥着凶手使用酷刑和谋杀受害者的工具,包括各种刀具,一把血迹斑斑的铁锯,双镗霰弹枪,绳索,录音带,衣服,塑胶手套,还有一些用来对受害者生殖器和其他敏感部位进行电击的工具。

 

警方还在现场发现了6个黑色大胶桶。桶里浸泡着至少8名被害者被肢解后的尸体碎块。



病理学家后来透露,这些杀人狂魔使用诸如钳子等日常工具对受害者进行长时间的折磨。检察署副署长温迪·亚伯拉罕在南澳最高法院报告说,受害者被迫称杀害他们的人为“上帝”,“大师”,“总督察”和“主人”。

 

被害者雷(Ray Davis)被攻击之后被放置在浴池内,他被用绳索勒,生殖器被反复殴打,而他的脚趾则被钳子碾碎。

 

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Brooks)的阴茎和睾丸受到电击,他的阴茎被压入一个燃烧着的火花塞,在他的脚趾被压碎,鼻子和耳朵被香烟烧伤之后被勒死。

 

更恐怖的是,约翰(John Bunting)和罗伯特(RobertWagner)油炸并食用了最后一名受害者大卫(David Johnson)身体的某些部分。

 

受害者1 - 克林顿(Clinton Trezise)

 

约翰(John Bunting)的连环谋杀始于1992年8月。第一个受害者是22岁的克林顿。约翰邀请克林顿来他家做客,他趁克林顿在客厅看电视不备的时候,用铁铲从背后袭击了克林顿。这个恶魔用铁铲狠击克林顿的头部,鲜血飞溅。这仅仅是因为约翰从其他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些关于克林顿的信息,他因此主观认为克林顿是个恋童癖者。其实克林顿身世悲惨,他小时候在收养人的家中长大,好不容易到成年,刚刚开始独立生活,却惨遭飞来杀身之祸。多年之后,克林顿的姐姐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流着眼泪说希望她弟弟在被谋杀的时候是一铲致死,没有遭受任何痛苦,令人唏嘘不已。死者已逝,但是失去家人的伤痛,却会陪伴活着的人一辈子。两年之后(1994年),克林顿的尸体被发现在一个很浅的坟墓里。

 

接下来的几年,克林顿的谋杀案悬而未决。1997年,澳洲的一个电视节目谈到这桩案件。当时约翰和他的朋友 詹姆士(James Vlassakis),还有詹姆士的母亲一起观看这个节目。约翰向这两人吹嘘这是他的“杰作”。他向詹姆士透露他杀害了克林顿,并在罗伯特(Robert Wagner)和另外一个人巴里(Barry Lane, 他后来成为第四名受害者)的帮助下处理了尸体。

 

杀害克林顿之后,约翰初尝喋血的快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变身为行走在人世间的一只魔鬼。


(警方在约翰租住过的房子后院找到几具尸体)


受害者2 - 雷( Ray Davies

 

雷·戴维斯是一名智障残疾人,住在Salisbury North的一个大篷车里面。某天,雷的前恋人苏珊( Suzanne Allen)来到雷的大篷车面前破口大骂,指责雷性骚扰她的孙子。虽然雷极力否认,但是消息传出去之后,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1995年12月,雷成为约翰和罗伯特的第二个谋杀目标。约翰和罗伯特绑架了雷,把他塞进车的后备箱带到一个房子里。他们把雷塞进浴缸,然后他们坐在浴缸旁边,用一根铁杆来击打雷的腹股沟的四周。之后他们把雷的尸体埋在约翰房子的后院里。

 

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却没有人对他的失踪提出疑问。说明人和人之间是多么的淡漠。人们想当然的以为他移居他州。约翰以雷的名义冒领他的福利救济金。

 

雷的尸体残骸后来被警方在约翰租住过的房子的后院挖掘出来。


(受害者Ray Davies) 


受害者3 -迈克尔( Michael Gardiner

 

迈克尔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罗伯特对迈克尔公开的同性身份不满,于是他伙同约翰杀了迈克尔。他们杀害了迈克尔之后,企图寻找迈克尔的个人资料以冒领他的福利金但是没有成功。

 

迈克尔的尸体和另外一个受害者巴里(Barry Lane)被塞在同一个桶中。迈克尔的一条腿被切割下来,这样才可以把桶盖盖上。

 

受害者4 - 巴里(Barry Lane)

 

巴里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有时候爱男扮女装。他在1985年至1996年和罗伯特保持了同性关系。(这里看出,罗伯特其实自己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恋,他从13岁起就和巴里开始了同性关系,当然他出于自愿还是被迫就不清楚了)。之前他们两人一起租住在SalisburyNorth, 也是在这里,他们结识了杀人狂魔约翰并臭味相投打得火热。

 

约翰认为巴里是肮脏的的恋童癖。而且,巴里曾经帮助约翰处理他第一个受害者克林顿(Clinton Trezise)的尸体。约翰听到传闻有人说巴里嘴巴不牢把有关消息透露出去。

 

1997年10月,约翰伙同罗伯特劫持了巴里,两人用钳子折磨巴里,强迫巴里给他母亲打电话,巴里被迫在电话里对他母亲破口大骂,说他会搬到昆士兰州,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他的母亲。后来巴里的母亲跟警方说她在接听她儿子不同寻常的电话的时候,她在背景里听到嘶哑的咯咯笑声。

 

约翰和罗伯特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让人对巴里的失踪抱有疑心。在巴里被谋杀之后,两人拿走了巴里的车,并盗取他个人资料冒领福利金。据约翰自己交代,他和巴里交朋友是为了通过巴里获取当地的恋童癖们的信息方便寻找杀害的对象。

 

他们肢解了巴里的尸体,并塞入大桶中。

 

在法庭上,詹姆士(James Vlassakis)说,约翰和罗伯特在杀死巴里先生之后表现得像兴奋的孩子。就像年幼的孩子得到他们喜爱的玩具一样。


(被害人Barry Lane) 


受害者5 -托马斯 ( Thomas Trevilyan

 

托马斯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他常年只穿军装。如果他听到门外有不寻常的声响,他会拿着刀子冲出去。有时候他会长时间外出徒步。1997年他和巴里(BarryLane)一起租住同一个房子,为期五个月。托马斯曾经帮助约翰和罗伯特一起杀害了巴里。在约翰发现托马斯告诉别人他参与杀害巴里之后,他成为了约翰的下一个猎物。


约翰和罗伯特把托马斯带到阿德莱德山的Kersbrook。他们两人强迫托马斯站在一个盒子上, 把一根绞索套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在下面把盒子踢掉, 托马斯因此被吊死。


托马斯的尸体于1997年11月5日被发现。警察将托马斯的死亡视为自杀。

 

受害者6 –加文(Gavin Porter

 

31岁的加文是詹姆士(James Vlassakis)在维州认识的朋友。1988年他搬到南澳和约翰还有詹姆士住一起。加文是一名瘾君子,约翰认为他活着是一种浪费。某天,约翰在沙发上被用过的注射器刺伤,他大发雷霆,因此起了杀心。

 

约翰和罗伯特趁加文在汽车上睡觉的时候,悄悄打开车门,把绳索套进加文的脖子并勒死了他。

 

约翰把詹姆士带到后院并向他展示了加文的尸体。尸体旁边是一个装着迈克尔和巴里尸体的桶。约翰把盖子打开并命令詹姆士往里看。约翰指着桶里的尸块和詹姆士说这是巴里的屁股,那是迈克尔的尸体,乱七八糟的塞在一起。詹姆士忍不住当场呕吐起来。

 

后来,詹姆士帮助约翰把加文的尸体放进桶里,并向人们撒谎捏造他朋友的下落。


受害者7-特洛(Troy Youde)

 

特洛伊和詹姆士是有一半血缘的兄弟。早些时候,詹姆士(James Vlassakis)跟约翰说特洛伊在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对他进行了性骚扰。1998年8月,约翰,罗伯特和詹姆士潜入特洛伊的房间,将他从睡梦中唤醒。罗伯特和约翰递给詹姆士一付手铐和一把木椅子,说这是詹姆士复仇的时候到了。他们对特洛伊进行殴打,给他戴上手铐,并把他拖到浴室里。他在浴缸里遭受到了钳子的洗劫和折磨。

他被迫将各种各样的东西重复录入磁带录音机– 说他曾经对兄弟进行虐待的 评论以及捏造他要去珀斯的事实。

最终,他们用一根蓝色的绳子结束了特洛伊的生命。约翰说,他可以这样折磨特洛伊一整天,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在实施酷刑期间,约翰目不转睛的盯着特洛伊的眼睛。他说他喜欢看着受害者被扼杀时盯着他们的眼睛。他认为他可以确定受害人生命之火熄灭的那一刻。

他们将特洛伊的尸体裹上垃圾袋,并将其存放在棚内。之后尸体被解体并储存在桶中,后来搬到了雪镇。

 

受害者8 -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Brooks

弗雷德里克是伊丽莎白(受害者之一)的侄子,他有智力上的缺陷。他在被谋杀之前,刚刚和他的母亲从昆士兰移居到阿德雷德。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就是这一决定,而使阿德雷德成为弗雷德里克的葬身之地。约翰见到弗雷德里克之后,主观的断定他是一个肮脏的人,肯定是一名恋童癖。

1998年9月17日,他被魔鬼三人帮谋杀。在他死前,他被迫称约翰和罗伯特为“上帝”和“主人”。他被迫用录音机重复录下各种辱骂句子,包括对年轻女孩性虐待的虚假承认。然后他还被迫交出了他的银行帐号密码和其他的财务资料。

弗雷德里克死前受到的折磨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他被半裸着丢在浴缸里,手和拇指被拷起来,他遭受了无数次的殴打,他的睾丸被针扎。他还被电击,点燃的烟头放进他的鼻子和耳朵里。他的阴茎插入一个点燃的火花塞。

最后他被活生生殴打致死。他的尸体被裹在塑料上并装入车的后备箱。

据法官说, 弗雷德里克被杀后,约翰把他描述为”好样的“,因为他没有尖叫,他默默的“忍受了痛苦”。

弗雷德里克的母亲报告了他的失踪。但是之后又取消。原因是她的姐姐伊丽莎白跟她说接到了弗雷德里克的电话,告知她他去了其他地方。

弗雷德里克死后,马克(也就是伊丽莎白的丈夫)冒充他从政府领取福利金。

(11名被害人)

受害者10 –伊丽莎白(Elizabeth Haydon)

 

伊丽莎白是马克(Mark Haydon,帮凶之一)的妻子。伊丽莎白的妹妹(也就是受害人8弗雷德里克的母亲)曾经和约翰有过短暂的交往。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些被害人的关系错综复杂,好几个人有着亲属关系,或者彼此之间都认识。可见交友不慎后果严重啊。

 

伊丽莎白于1998年11月20日在家中被谋杀。约翰一直很憎恨他,并称她为下等人和婊子。约翰和罗伯特把她拖到浴室,在那里对她进行折磨然后杀死了她。伊丽莎白当时乞求说,如果你们只是想要性,大可以开口,不必这么对待她。她被绳子勒死,嘴里还贴着胶带。

 

她的丈夫马克没有报告过她的失踪。约翰告诉伊丽莎白的妹妹说伊丽莎白和别人的男人私奔,不会再回来了。但是伊丽莎白的弟弟认为她不会抛下她的两个孩子不管,他因此向警方报警。1998年开始,侦探开始积极的调查。

 

警方对约翰和罗伯特进行了暗访。收到风声的两人决定把装有尸体的大桶移到雪镇的废弃银行里。

 

警方一直追查找到了雪镇的这个地点,然后揭开了这个惊天秘密。

 

但是在警方未最后破案之前,这些杀人狂魔并没有停止他们的喋血行动。

 

受害者11 –大卫(David Johnson)

 

年轻的大卫是詹姆士的继兄弟。他并不是同性恋者,但由于他注重外表,衣着时尚,约翰对他看不惯而认为他必死。

 

詹姆士告诉大卫有人出售一台便宜的二手电脑,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开车带大卫到了雪镇那个废弃的银行。在大卫进入银行后不久,他被罗伯特抓住并勒住脖子。罗伯特用手铐铐住大卫,强迫他录音,并提供他的银行账号和密码。他们把的大卫声音录制在配有麦克风的电脑上。

 

之后詹姆士和罗伯特开车外出试图从大卫的银行里取钱但是没有成功。当他们返回雪镇的时候,大卫已经被约翰杀死了。约翰用大卫的皮带勒死了他。当时罗伯特表示很不爽,认为自己错过了杀害大卫的机会。

 

约翰和罗伯特肢解了大卫的身体,然后油炸和吃了他肉体的一部分。

 

大卫是该组织被捕前的最后一名谋杀受害者。


(最后一名受害者David)

苏珊(Suzanne Allen)


在警方对约翰租住的房子进行挖掘的时候发现了苏珊(受害者2雷的前恋人)的遗体。她的肢体被装在11个不同的塑料袋中。但是这三人声称他们没有谋杀她,他们说苏珊是因心脏病发作而死亡。他们发现了她死了之后隐藏了她的尸体,并冒领了她17000澳元的养老金。由于缺乏证据,控方撤销了关于谋杀苏珊的指控。

 

此案审理时间之长为南澳历史上之最,前后历时12个月,耗资1500万澳币。最后,约翰(John Bunting)被控11项谋杀,判处终身监禁,不得保释;罗伯特(Robert Wagner)被控10项谋杀,终身监禁,不得保释;詹姆士(James Vlassakis)被控4项谋杀,被判处26年监禁。他协助警方提供了大量的证据。马克(Mark Haydon)涉嫌3起谋杀案,他的妻子伊丽莎白也是受害人之一,他被判处25年监禁,18年内不得申请保释。

 

由于这些杀人狂魔的手法过于变态,当时有超过250个禁令阻止了这些案件细节的公布。2011年初,澳洲一名导演把这个案件拍成电影Snowtown。法官根据制作人的要求,解除了这些禁令。

(警方在废弃现场勘探)

这里我普及一下澳洲的陪审团制度。澳洲在审判刑事犯罪的过程中使用陪审团,通常由12-16名不等的陪审员组成陪审团。这些陪审员都是由普通老百姓组成,分别来自各行各业。这是每个澳洲公民的义务,任何人被抽选到,都有义务去法庭报道。在审理这起案件的过程中,最高法院对被告的审判于2002年10月14日开始,在短时间内,法院在陪审团方面遇到了困难。至少有一名陪审员由于证据过于恐怖而拒绝继续进行下去。而由于相同的原因,后来又有三名陪审员陆续退出陪审团。陪审团成员因为经常要看可怕和压抑的证据,包括受害者临死前喊叫的录音,他们对这些证据产生了强烈的不适,以至于一些成员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谋杀案公布于世之后,大批重口味的人纷纷涌进雪镇猎奇。一时之间,雪镇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变身“旅游”热点,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到雪镇那个废弃的银行前合影留念,甚至有人在银行门外像狗一样用鼻子嗅来嗅去,生动还原“走你走过的路,呼吸你呼吸过的空气”这样的场面。我也是这样一个有着恶俗口味的人。前几年自驾去南澳,特意拐进这个小镇想寻找这个用来藏尸的废弃银行。但是小镇上很多建筑物都极为相似,无法辨认出来,最后只好失望离去。算是擦肩而过吧。

 

约翰曾经生活过和埋葬尸体的房屋被业主拆毁。而雪镇银行有一间四居室的附属房屋,于2012年2月被拍卖,房主要价20万澳币,最后只拍得10万澳币。

我老公的朋友是南澳的一名狱警。一次聊天,知道他所在的监狱就是关押约翰的监狱。我立马对这个案子追根问底,他说他特意翻看过约翰的案卷,里面说到约翰把自己视为法律(I am the law),而对这些人执行了“死刑”。可叹的是澳洲很早之前就废除了死刑,所以这些人渣将在监狱中渡过他们的罪恶的一生。

(凶手指认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