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言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时间:2019-11-28 来源:爱旅行的懒兔

一觉醒来,窗外正值黄昏,客舱内灯光尚未开启,可见我睡着的时间并不长。日落的余晖加之黑夜的侵袭,使得天际线周围的云层和浩瀚天空形成冷暖色调的对比。太阳刚落下的方向挂着非常耀眼的心宿二,这就是蝎子的心脏——天蝎座内最亮红巨星,在她侧下方还有两颗星,其中一颗是木星,另一颗则是水星。虽然越接近地平线,水星就越难以在太阳的光芒中显现,但因为恰值东大距期间,又因为飞机已经爬升到几千米的高空,稍微定神就看到晶莹亮白的水星。由于水星靠近太阳,只有黎明或黄昏才可能有幸看到,于是古人给水星起名辰星,从前从未有过如此清晰地肉眼观看水星,今年7月第二次水星东大距时我与小私也只是不确定地瞥到一两眼,可惜此时此刻没能与小私一起,就连今天的连道别也异常匆忙,这都要从这华蓥山的徒步之旅说起。

昨天,日落前大山就开始起雾,大雾从峡谷对面的山尖侵袭而来,由于地质运动带来的落差,峡谷对岸的山顶也只对齐我们所在山峰的山腰,雾气集结而来迅速占领山峰转而弥漫进山谷。我和小私于下午四点从华蓥山穿心洞出发,原本预计一个小时到达目的地的我们,在山里晃荡两个小时,离目的地却越来越远。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爱好徒步的我们并非进入华蓥山风景区,选择华蓥山前山的一条山路进山,为的是寻找一个溶洞。而这一切起因,不过陌生人随口的一句话。那句话出自上个周末天意谷中遇到的一个村妇之口:“瀑布出水口往上有一个溶洞,那溶洞比洞中大佛大多了,好多地质队去考察过,都是我老公带进去的。洞里的水啊暖和得很,冬暖夏凉,政府可是计划要打造成景点的捏。”如同蛇在伊甸园对奇异之果的描述,吸引我们再次前往峡谷。

也许未知事物的奇妙之处就在于留给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我们畅想洞内未经人工雕琢的钟乳石,暖和的水是否就是地下温泉?村民的一句话在我们的大脑里毫不吝啬地编辑加工处理为气势恢宏溶洞景象。

而我们昨天的目标是先找到之前碰到的那户农家,问好路后再去溶洞。那户农家在洞中大佛景点的后山上,攀附着悬空架在峭壁上的生锈钢架和朽木条就能上去,当然景区立牌禁止,就栈道的破损状况,一般游客也不会轻易尝试。如果先到洞中大佛,找到农家轻而易举,只是后来这次我们并非从谷底出发,而是翻山到山腰,以为环着山腰就可以直接找到那户农家,结果却在白雾中迷路。

在茫茫白雾中,白纸天空背景下挂在光树枝的桐油果拼凑成艺术剪纸,喀斯特地貌裸露的岩石上因常年无人踩踏长满的青绿苔藓和多肉,以及在微弱光线中蓝得刺眼的常山。每一处都有水墨小品画的风味,却无法弥补不断流逝的时间。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为什么那么多已经适应城市文明的人仍然热衷荒野?”问这个问题不仅是懊恼自己的冲动。

“也许这类人的基因里还有许多没有得到完全进化,保留着原始祖先对自然的热衷。”

“可动机呢?“

”美丽的风景和冒险带来的刺激或许就是激励动因。“

“那这些激励不能从生活、爱情、工作中获取吗?”

“人是复杂的动物,人的生物生存本能衍生的行为也是复杂的。”

”换言之就是人类不能从事业、爱情、学习、娱乐中的任何一点获得全部的满足,而是需要各个部分都近乎完美才叫完美?那么即便真爱也不过只是让人生锦上添花?“

”没有谁的人生尽善尽美。你听,狗叫声越来越远了。”小私岔开了话题,他说的狗是上周碰到山民家两条狗小黄和可乐。

“我们从最开始就选错了路线,等高线显示现在海拔比目的地高出100多米了。”

“嗯。我们刚刚是在一个岔路口迷路,然后折返,那个岔路口折返后的路线是沿着U型山谷的纵深线路,也就意味着我们只会越走越深……但是我们没有其他路可选。折回到穿心洞时间成本也不低,明天还得一早出发。只要能找到有水源的地方……“当时小私跟我的想法一致,找个有水源的地方扎营过夜。

这是迷路后的想法,但数小时后的我们却决定借宿山民家,山民姓苏,我们称呼他苏大哥。刚上山时我们在路上碰到过一个背篓大叔,与他确定山上确有溶洞,只是在什么地方他也不能说清。当时小私与他交谈,我站在一尺开外,看到他右眼白眼仁突出,有眼眼神呆滞,眼球不如左眼灵活,说话时两只眼球打转和移动频率不同,诡异和恐怖。虽说我们走的是唯一一条很明显的环山小径,但从石头表面的苔藓以及路上堆砌的落叶来看,这条路几乎没什么人走。连日的细雨和露水浸湿的泥土上,也没有看到明显的脚印,让我们一度怀疑背篓大树是否走了另一条山路。

迷路后连续行走两个小时见到第一所旧屋,那时天已经全黑,稍不注意就会忽略田坎上的房屋。房子朝西南,有四扇深不见底的窗户框着无尽的黑暗,屋前的一片草地应该是从前这户人家生活活动的地方。我们简单确定四周并无水源后立即继续前行。后面的行进路上还看到许多类似被遗弃的老房子,有的看得出曾有多户人聚居;有的只剩残垣断壁;有的房前钟有接满柿子的柿子树。仿佛这里曾经有一段失落的文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被抛弃。

接近八点的时候,一段路上突然出现成堆的羊屎,然后听到养叫,过了一道拐后,喜出望外地看到羊棚,棚里白炽灯散发着暖光,正在挤羊奶的背篓大叔放下手中的奶头,跑来热心指路,并确认附近确有一个溶洞:“顺着这条小路往前走,走十来分钟,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户人家,那家人前面有条河,溶洞就在河附近。”背篓大叔站在白炽灯下,由于背光,看不清大叔的眼睛,少了几分古怪,他身上包裹的粪臭味儿并不像刚进羊圈。羊圈在路的南侧,他家瓦房斜对羊圈,房子门前一盏孤灯照出他们简陋房子的所有细节,三开间的瓦房,靠近羊圈的是起居室,中间是堂屋,端头厨房。厨房里劣质的燃气灶上一口锅沸腾着他们的晚餐,锅灰很厚,锅把手也不太干净。女主人闻声从厨房赶到门口,小私跟女主人寒暄,想再确认路线,结果交流不畅。

”重庆和广安接壤,主城开车到山下不到两百公里,语言差异带来很大吗。难道这山里的人如此不开化?“

”也许只是你的口音让别人CATch不上。“当时我心里这样想。小私是四川凉山州人,他家族谱里写着他们家族是从广东迁徙过去的客家人。他在重庆待了十年,依然有着浓厚的梁山口音。我和他,相识六个月,交往四个月,认识第二天我便自然而然地叫他小私,却未曾想到这是他家人从小唤他的小名。他不比别人更高尚,也不比他人更卑鄙。在彼此交换过对自然的向往,对星辰的热爱,对世俗的鄙夷后坠入爱河。每当走在户外,我就会想,也许前面的所有都抵不过想拥有一个涉足野外时值得信赖的搭档。

终于看到挤奶大叔所说的人家,也就是苏大哥家,我们大呼问路后房主人拿着电筒从山坡的房屋三步跨作两步到我们跟前,小私走上前去跟他交谈问路。周围漆黑,我与他们相隔几块大石,房主人手中电筒光很强,以至于他的脸被埋在阴影里,接近地表的雾气,加上四周纵横错乱的大石,以及一点光亮都没有的天空,原始而迷幻。阴冷的雾气中,这个穿着迷彩外套的中年男人,抽着烟,吸烟时脸颊凹陷很厉害,整个脸蜡黄。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当我们发现背篓大叔和苏大哥所指的溶洞只是一个暗河出水口,小沟旁边根本没有适合扎营的空地,湿冷的空气和湿润的木柴加大了生火的难度,小私才提议借宿。

”我总觉得这个人不太稳当。“

”你有警惕心是正常的,或者我们先去找他聊聊看能不能获得更多的信息。“我知道小私只是换一种方式说服我。

”但他并没有示意过想要帮助我们!“而我还沉浸在这位苏大哥不好的第一印象中。

这一路的景象和境遇都让我对这山充满戒备。为什么问路时,只有苏大哥一人从屋子里跑出来,他的家人呢?难道他独自一人生活在深山之中?带着疑虑还是往苏大哥家方向走去。

苏大哥的房子在山坡上,各种大块石头背后藏着他家的黄牛,大大小小几十头,头灯照去几十双牛眼睛在黑夜里冒光。进院子的栅栏很重,苏大哥在院坝里抽着烟打电话,山里空旷,讲话声音缥缈无法听清晰。终于进了院门,苏大哥也讲完电话。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才看清,这个消瘦的山里人窄脸、直鼻梁、颧骨突出,肤色又黄又黑。

“大哥,那个溶洞不是我们想找的。小溪边也没有地方适合扎营。”

“哦,这样啊!”

“今晚方不方便让我们在你家扎下营,只要有块空地就行,院子里也可以。”小私进一步说明我们的用意。

“行的,行的!你们来。”于是这个山里人引着我们穿过厨房,从屋子背后上台阶到房顶,他家是半土木半砖头的房屋,屋顶用水泥浇灌。从房前小院到厨房经过堂屋和靠近厨房的一间起居室,我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屋里比较黑,没有看到其他人。

随后苏大哥帮我们张罗抬木头以便固定帐绳,烧热水,生好火后叫我下楼去厨房烤火。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我拿上炊具、干粮、食物下楼,一边烤火一边准备晚饭,留小私一人在接近0度的屋顶忙活。厨房的西南角就是火塘,屋梁上掉下的铁链用以挂壶,上面还吊了几块老腊肉,柴火堆上面架了个铁圆圈架子。

“这是用来架锅的吧?”我指着铁架。

“是的嘛!我们山村里都是烧柴火,锅也就只有两口。热水用烧水壶烧的。”苏大哥特意说明,也许怕我们觉得他家的锅不卫生。

“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嘛!我想到你们来,我这个屋太脏了,你也看到了,泥巴地,坑坑洼洼的,在家里扎营不方便。楼顶还不错,平。”到此时,我内心转而自责,为何最初对如此淳朴的山民产生不信任感。这时候小私也下楼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和苏大哥聊开来。

“苏大哥,华蓥山双枪老太婆的故事是真的吗?”小私果然先问有关这个地区的传闻,来这儿之前他就开始好奇了。

“哪里有什么双枪老太婆哦。”

“那游击队……”

“游击队嘛,最先也不是游击队,这个山里嘛,好早以前那时候人穷,粮食少,好多村里粮食不够,心黑的嘛就出来,抢嘛。后来嘛,几个人拉帮结伙,都是些胆子大的,村民们老百姓,哪有敢还击,还不是拿点东西给他们。”

“他们有枪吗?”

“那些土帮哪来的抢哦,都是棍子,dao。后来有一伙人,占了一片山嘛,搞了几把猎枪。不过他们嘛,抢也是抢富的,晓得穷的抢不到嘛。费半天力,来搜刮个穷光蛋,浪费时间嘛是不。抢个比自己还穷的,费半天了,啥也得不到,白白消耗精力嘛。”我和小私都笑起来,苏大哥讲起故事来可是惟妙惟肖。

“苏大哥你一直在山里生活吗?”与小私不同,我往往对苏大哥本人的过往更感兴趣。

“也不是嘛。以前一直在山里,我们年轻的时候,这山里热闹得很。后来不行了,就出去打工了……”

“我们这一路看到好多旧房子,为什么都被遗弃了啊?“

”以前啊,光是我们这村都有两三百户人家,你看这路上凡是有大树的地方就有家。“

”对,银杏、柿子树、黄角树,我们看到好多,尤其柿子树,结满了果子。还有山里一圈一圈的梯田都已经被松树和杉树覆盖了,不注意看是看不出梯田轮廓的。“

”对呀,柿子树果实红通通的,以前家家户户都爱在门前钟。山里的田也多着呢,种稻谷、种玉米、种黄豆的也多。还通马路。“

”后来为什么大家都走了?“

”来了个采矿公司,国有企业嘛,拉了些山民去采矿。一开矿,山里的水就断了嘛,灌溉就成问题了,最开始嘛,坚持了几年。后来实在不行了,没有水呐,人些都去高兴县谋生路。再后来流行打工,又走了一拨人。这山也就清净了,公路没人用,草也长深了,又滑了几次坡,少有人走了。“

”当时没有向政府反映吗?“

”哪里有人管我们哦!他们嘛只管采矿,采了几年,矿也没了,矿厂又开了一拨人,山里没剩几户人家。留在山里的也种不了地,养牛养羊的多。“

”离这儿不远就有户人家养羊,这面山就你们两户人家了。“

”那家啊,他不是这山里的人,是个外地人,来租地养羊,房子也是别人的。真正山里的人呐,这两匹山两只手都能数出来。“

”那苏大哥你除了养牛还做什么啊。“

”采果子啊,9月份开始就可以搞野生猕猴桃。还有挖笋子嘛,山药嘛。“

”她喜欢野果得很,一路都尝。看到桐油果也好奇。“说到这里,小私正好找机会诉苦。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早说嘛。”苏大哥走到厨房另一头拧来一只背篼,”这是我上周采的猕猴桃,没卖完的,吃吧,没多少了,卖相不好。不嫌弃的话明天把这剩下的带走。“

”这些野货都是自己进山搞吗?“

”是的嘛。明天我就要出去搞山药,那个方向倒是有个大溶洞,你们可以跟着我走,不过我走得早,天刚亮就要出发。“

”是那种大的溶洞吗。“

”是的嘛。大得很,可以走好几个小时的。”

“但是苏大哥你走得早。我们不一定起得来。”

“没事嘛,我给你们把路讲好,你们自己去也可以。”

“苏大哥,这山上是哪种山药啊?”

“有两种嘛,红色土的,黄土的。红土的嘛贵一点,可以卖十几块,黄土的也就十来块。”

“那出去一天挖得了多少啊?”

“这个说不准嘛。有时候一天一根都挖不到的,有时候嘛十几斤。不像猕猴桃,那几个地方我们都熟,一年采个几百斤没问题。不过这些年山里人少,树长起来了,野货倒也多,动物也有,野山羊搞的人多。”

“野山羊怎么搞呢?布陷阱吗?”

“猎枪嘛。也有布圈套。”

“那还是不错的,现在城里人都想吃健康的东西,东西好,卖贵点也无所谓。还是够生活哈?”小私接着发问,我则只顾吃猕猴桃。山里野生猕猴桃从前吃过,稍大个头的握在手心刚好能被手指包住,再小一点的比成年男人大拇指更大。苏大哥家卖剩下的奇形怪状的都有,都已经成熟,果肉多汁果酸味浓郁。

“生活嘛,只是将就过。不过嘛,打工也差不多的。深圳我也去过,一年挣个十来万,年头年尾来回的机票车费嘛,去掉那里生活,也存不了多少,城里还吃不好。厂里的盒饭肉倒是多,每吨都有鸡腿。可么有肉味,吃不惯,不如回来,和家人近。”

“那苏大哥家人没住山上?”终于可以问我最疑惑的问题了。

“是的嘛,他们在高兴县。我有个儿子,智力嘛有点问题。前些年是他妈妈在山里照顾,后来他妈也去高兴县了,我就回来照顾。”听到这里才感觉一切都顺理成章,同时又倍感凄凉。凄凉的不仅是这一家人,还有这座原本热闹的山。不仅是这些不得不放弃的家园,还有山野里的文明。

“那你去山里的时候你儿子就一个人在家吗?”

“是的嘛。他智力差,但生活还能自理。我把饭弄好。他就自己玩,家里有猫有狗,有鸭子和鹅,他也有事可做。小的时候不知道他脑子有问题,到五六岁了都只会支支吾吾,也说不会讲话。十几岁的时候他自己跑上山里丢了,我们找啊找啊,又不像过去,连个能帮忙的邻居都没得,我跟他妈走了两天两夜,挨着几座山都翻遍了。以为没有希望了,第三天回家一看,他自己回来了,跟家里的牛在玩。那会儿,我们还只有一头牛。后来我打工回来才搞了几十头。只是他妈觉得守着个傻儿子嘛,心焦。就下山咯。我嘛,本来山里生活惯了,倒还是回来浑身舒服。“

“是的,山里资源多,靠山吃山也还是不错。苏大哥,你冬天进山里也就是穿这个博外套和胶鞋吗?会不会冷啊“看到苏大哥越说越低落,我岔开话题。

”是的嘛。不冷,山里人哪儿有怕冷的!胶鞋嘛穿着便利,鞋湿了也不关事烧火烤。就是在这山里难得碰到一个人,出去走山偶尔还能遇上个把聊聊天,无聊就只有看手机。像你们这样的背包客倒是每年都会遇到。都是城里待久了,喜欢往山里跑,我就不喜欢,哪里看起来都一样。“

就这样聊到最后一块木头烧尽,苏大哥还热情地询问是否添柴。感谢之后各自睡去。

今天清晨,苏大哥果然一早就走了,我只在早上去厕所时见过他儿子一面,长胡子的青年人把猫咪架在自己肩头,用脸不停地蹭猫咪,看到我之后立马将猫咪放走,见我询问烧水壶,他指着靠近厨房的起居室,烧水壶就摆在地上。随后他径直绕过厨房从后院的小路上山干赶牛去了。我甚至可以幻想一个青年在山野里欢快地奔跑,在柿子树下休憩,在溪水边清理鞋上的污泥。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后来,我们收拾行李上路,绕了重重山路,一路上自然也有好些落败的房屋,屋前的大树仍朝气盎然。尤其柿子树,霜降后,果实像血红的小灯笼,在寒冬里充满生机。柿树一般播种后十年左右开始结果,进入结果期后生长速度缓慢,我们一路看到的柿树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历史。不过好在柿树生命力顽强容易栽培,山民们在舍家弃院时才不至于那么伤心吧!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现在回想起来,割荆斩棘一路艰辛才找到溶洞,路上又历见各种新奇的动植物。溶洞当地人叫下龙潭,顾名思义还有上龙潭,从下龙潭穿洞行走三小时可到达上龙潭,我与小私在洞口各有一张逆光的留影,离开时才注意照片中靠近洞壁的石头犹如佛像,下山再次迷路在丛林中穿越四个小时,差点错过今晚的航班。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但所有这一切都不及遇到苏大哥和他的傻儿子给我带来的强烈震撼,再或许是这一切的自然景致,和一路的荒凉原始,揉捏在一起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未来,如果我要隐居,是不是可以到这里找一所门前有柿子树的屋子?

在世外桃源做傻子

——记18年光棍节与小私的华蓥山穿心洞到下龙潭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