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理

【法兰西银行:“雾月政变”的投资回报】

时间:2019-12-03 来源:爱旅行的懒兔
【法兰西银行:“雾月政变”的投资回报】

【法兰西银行:“雾月政变”的投资回报】

尽管法国的对外战争和后来的大革命带来了动荡纷扰的政治和经济大环境,但巴黎作为 欧洲大陆的一颗明珠,始终像磁石一般吸引着周围国家的富豪和那些渴望成为富豪的人们。 法国是欧洲思想解放运动的发源地,天主教对其他宗教的迫害逐步减轻,非天主教的人们可 以获得完全的公民权,这一切对在欧洲深受宗教压迫的清教徒和犹太银行家具有着无法抗拒 的吸引力。法国皇室和对外战争对金钱的极度需求,创造出一个金融家前所未有的冒险天堂。 从皇室债券的承销到军队物资的供应,从教会土地的买卖到法国货币的投机,从本国汇票贴 现到英国票据周转,在其中大获其利的银行家族逐渐形成了所谓“高特银行家圈子”(HauteBanque)。他们的核心成员是那些在 1799 年秘密资助拿破仑“雾月政变”的瑞士银行家族。

“高特银行”家族们在拿破仑上台之后,得到了慷慨的回报。拿破仑以授权“高特银行”家族建立法国第一家私有中央银行——法兰西银行作为执政上台的对价,将法国的金融命脉交到了瑞士的银行家族手中。在整个 19 世纪上半叶,高特银行家们几乎垄断了法兰西银行的董事会席位。工业革命在法国的扩张过程中,高特银行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们从金融上垄断着整个法国的矿产、冶金、纺织、运输等行业的发展。

在法兰西银行的章程中,只有 200 个最大的股东拥有投票权。整个法兰西银行发行了

182500 股,每一股的票面价值是 1000 法郎。在它 3 万多个股东中,拥有投票权的 200 个股东有资格选出 12 名董事会成员。在 200 个最大的股东中,有 78 位公司或者机构股东,122个个人股东。但是如果详加分析,可以发现这 200 名股东,基本上是属于同样一帮人,就是控制着法兰西银行的 44 个主要家族。而且这些家族所拥有的席位是可以继承的,在这中间有三个家族的席位在一百年之中一直保持不变,他们就是马利特、米腊博和罗斯柴尔德。

在瑞士银行家族中,最为突出的佼佼者是马利特、霍廷格和米腊博家族。

1557 年,马利特家族追随欧洲著名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John Calvin)来到瑞士的日内瓦,在商业和银行业领域发家致富。1709 年,25 岁的伊萨克·马利特(Isaac Mallet)从瑞士来到巴黎,他代表日内瓦的银行家族们到法国急切地寻找金融业的发展机会。经过 70 多年的苦心经营,马利特家族在法国已成为银行业的巨头。即便是在大革命时代,马利特家族银行照样营业。1799 年,他的儿子桂罗姆(Guillaume Mallet)和其他瑞士银行家族联手策划支持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拿破仑上台之后,马利特被拿破仑封为男爵,在法兰西银行董事会排第三把交椅,直到 1826 年去世。然后他的儿子、孙子、重孙子继续坐在这把交椅上直到 1936 年法兰西银行国有化。马利特家族是法兰西银行从头至尾把持董事会位置的唯一家族,时间跨度长达 136 年之久![3]

排在马利特家族之后的是瑞士清教徒银行家族霍廷格家族。霍廷格家族在瑞士也是名门

望族,出过几位政府部长。1784 年冉-康来德·霍廷格(Jean-Conrad)来到巴黎,他先在一家银行做学徒,后来开了自己的银行,同时作为瑞士苏黎世银行家的法国代理,主要业务就是向法国皇室提供债务解决方案和融资服务。霍廷格与法国大革命的早期领袖过从甚密,其中就包括后来权倾朝野的塔列朗(Talleyrand)议员。在“雅各宾派专政”下的“恐怖统治” 时期,霍廷格跟随塔列朗流亡美国,1798 年回到巴黎重新操持他的银行生意。后因策划资 助拿破仑政变有功而受封为男爵,同时进入法兰西银行董事会。霍廷格家族在法国金融界、 商业界和实业界的巨大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今天。[4]

后来陆续加入高特银行家圈子的瑞士银行家还有米腊博、安地斯、奥迪尔斯、维纳斯等

家族,这帮人大多数也进了法兰西银行董事会。

法国中央银行完全可以开一个瑞士银行家联谊会。法国政局历经拿破仑、路易十八、查

理十世、路易·菲利普、拿破仑三世的变迁,中间包括 1815 年波旁王朝复辟,1830 年七月革命,1848 年革命,1851 年拿破仑三世政变,皮埃尔·米腊博(现任瑞士银行家协会主席)1870 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在如此频繁的政权更迭中,瑞士银行家们居然稳坐法国中央银行董事会,成为金融不倒翁,实在是耐人寻味。特别是米腊博家族,其瑞士分支的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今天,成为清教徒银行家族中的代表人物。

19 世纪初,这些瑞士清教徒银行家族逐渐建立起一张庞大的金融网络,他们继续与瑞

士本土的银行家族保持着密切的生意往来,垄断着法国银行系统的资金与信贷。

德国“二战”侵吞犹太银行家资产和 2009 年美国政府强烈要求瑞士银行公开秘密账户, 应与国际银行家族的百年内战有关。